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pleRipple's

BETWEEN THE DEVIL AND THE DEEP BLUE SEA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Looking back on 2010: Roar of the town 香江的怒吼  

2010-12-16 02:21:50|  分类: news eye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10年大事回顧系列之一:香江的怒吼 - TonyWong - MapleRipples
 

2010年,是令人值得反思的一年,MapleRipple將在2010年行將走入歷史的回憶前,撰寫三篇博文,回顧今年發生於香港、大陸和美國的三件重大新聞,揭示滄海浮沉背後的真正玄機,藉以吸取痛定思痛里的公民教訓。其中,香港大事回顧將以中文展現;大陸和美國大事回顧將以英文撰寫。本文為三件大事評論之香港篇:香江的怒吼。


625日,香港立法會以三分之二多數通過了政府的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產生辦法決議案。這一事件,對於香港民主發展,帶來了巨大的影響。此事件發生后不久,MapleRipple曾在此博客撰寫英文博文《What's in store for Hong Kong after the passage?》,今日再回望這段堪稱精彩和複雜過《三國演義》的歷史,更有一番滋味。下面,我們將詳細點評這一撼動香港政局的重磅炸彈。

出爾反爾 - 一次一次夢的破碎

1990年全國人大通過香港特區基本法以來,香港市民不斷堅持追求基本法所賦予的香港市民在07年,08年之後自行決定特首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權利;並且根據基本法,香港特區最終達至特首和立法會全部議員均有直選產生。於是香港在回歸之後風行”0708雙普選“的說法,但是人大于七一大遊行后的2004年解釋基本法,否決了0708雙普選的可能性。次年,政府提出“政改方案”,打算草率打發民主派,敷衍香港市民。立法會于聖誕節前最後一次會議表决政府的政改方案。民主派在立法會中擁有的票數足夠形成否決權。在0708年的政改方案中,由於政府沒有提供普選的時間表,既沒有明確規定到底何時可以實行普選。民主派當天動用否決權,否決了0708年的政改方案,要求政府拿出時間表,向公眾承諾普選的時間。

2007年,按照特首曾蔭權的說法,他已經向人大爭取到了普選的”時間表“(time table),我們來看看這個”時間表“是何面目:

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07年決議(節選):

2012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任行政長官的選舉,不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。2012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屆立法會的選舉,不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,功能團體和分區直選產生的議員各占半數的比例維持不變,立法會對法案、議案的表決程式維持不變。
... ... 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普選產生的辦法;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,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選舉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。


決議一出,全港震動。香港市民繼0708雙普選的天真願望被粉碎之後,2012雙普選的下一個願望再次幻滅,對香港市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。1984年,中英簽署《聯合聲明》(Sino-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),宣稱香港自1997年后實行”一國兩制“,就是在回歸之後,中央政府僅僅負責香港的防務和外交,至於特首和立法會產生辦法,乃香港特區的內部事務,應由香港特區自行決定。但是在《基本法》(Basic Law),早已對中央干預,埋下伏筆。基本法屬全國性法律,其司法解釋權在于全國人大。路人皆知,中國的全國人大和中央政府,是互相獨立的嗎?這點無需多說。人大的解釋權實際上就是政府的權利。基本法中關於普選的條文皆為“如需”、“廣泛代表性”等模棱兩可的字眼,給釋法留下空間。這種欲擒故縱,綿裡藏針的伎倆,不能不說高明。


如果換一個普通人,看到07年的決議,所謂“可以實行”等字眼,想想之前的兩次夢碎,還有多少人會相信這些決議呢?在這種情況下,香港市民要求政府清晰地給出普選的路線圖,也就是按照基本法”循序漸進“的原則,如何一步一步達至普選呢?比如功能組別的議席如何一步一步逐步取消呢?這些合理的問題,當然是特區政府不會正面回答的。


“胎死腹中” - 政改機制再度啟動


09年底,政府推出新的一份政改方案,預定於20106月推送立法會表决。香港社會的民主決心,再次受到嚴峻的挑戰。這份新的政改方案,和05年的一份沒有區別,都是同時增加直選議席和功能組別議席,將特首選舉委員會成員增加幾百人。這樣的方案,叫做”政制向前行“?好比秦王賞玉,完全沒有履行承諾,以城換玉的誠意。這次的政改方案,也是完全沒有取消功能組別的跡象。


此政改方案一出,其命運似乎如胎死腹中一般。各界都認為此方案實乃05年方案的兄弟,一推出就註定了沒有被通過的可能。民主派議員一定會再次動用否決權,要求政府拿出誠意,交給香港市民一個普選的路線圖(road map)。民主派議員認為,民主派議員沒有回鄉證,在香港當局沒有任何地位,唯一擁有的是神聖的選票和市民的付託。唯一能和官方抗衡的就是立法會的否決權。在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問題上,05年的政改問題上,一次次地為香港爭取到來之不易的一點點的承諾。面對這次”不堪“的政改方案,民主派議員難道不應該當仁不讓地站出來,用自己的一票要求政府對香港市民做出應有的承擔呢?


2010年大事回顧系列之一:香江的怒吼 - TonyWong - MapleRipples
 


史無前例 - 五區公投震動北京


曾蔭權政府強硬無比,在推出政改方案后,不斷在社會上煽風點火,把香港政治”原地踏步“的責任推向民主派05年的否決。并威脅說如果今次的政改方案再次被否決,民主派將成為前總督彭定康(Chris Patten)一樣的”千古罪人“。面對強大的壓力,社民連(LSD)和公民黨(Civic Party)聯合退出了香港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民意運動-- 五區總辭,變相公投(de facto referendum)。


公、社兩黨的意願是讓立法會中代表香港五個區(香港島、九龍東、九龍西、新界東及新界西)中,每個區都有一名立法會議員辭職。按照《立法會條例》(Legislative Council Ordinance),必須進行補選,以填補立法會議席的空缺。在補選中,公、社兩黨用“廢除功能組別、儘快落實雙普選”為單一議題,給全港市民一個大討論的機會。如果五名議員成功重回立法會,則表明公、社兩黨的政綱,即廢除功能組別,儘快普選的呼聲得到市民的響應,給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形成壓力, 故稱之為”變相公投“。


眾所周知,如果一個政府坐視自己為人民的父母,那麼這個家長式的政權一定會害怕民意,千方百計防民之口,這是歷史的鐵律,古今中外,莫過如此。奧斯陸的那把空空的椅子,就是最有力的證明:所謂言者無罪、聞者足戒,乃小說中對君子的描述而已。衝擊法院大樓,乃危害公共安全,判刑則已;發動民意,乃是”最激進“的行為,必將打入天牢,永世不得超生。


這次的”五區公投“運動,不僅本身史無前例,也帶來了西方社會的另一個史無前例-- 領導人帶頭拒絕投票,並且鼓動市民不去投票。在一個公民社會,投票乃是神聖的,乃是不可侵犯的人權。一個公民社會的領導人,更應該鼓勵公民踴躍投票,盡公民指責。然而這次,曾陰權帶頭發表講話,杯葛今次的公投運動,鼓動市民不要投票,並且在補選的過程中進行不斷打壓。這種行為恰恰暴露了曾蔭權政府害怕民意的真面目,此舉乃下下策,按照一個曾經的推銷員,哈佛的校友,英國的爵士應有的水準,怎可能出此下策,不打自招?若不是垂簾聽政者背後的怒氣使然,又能是什麽呢?國務院港澳事務發言人表示:香港是地方行政區域,無權創製所謂公投,其結果亦是無效。


公投運動成為這次政改風雲的一個轉折點,震怒了中央政府,挑戰了統治權威,其下手的時間就要到了。


無力回天 - 特區政府苟延殘喘


五位辭職的立法會議員成功返回立法會後,曾蔭權自知大勢已去,局勢料不可逆轉,政改方案必遭否決。民主派早已揚言,若今次政改方案再遭否決,議員將對其提出不信任動議,要其辭職。曾蔭權其實早已讓香港人失望透頂,已無信任可言。曾蔭權當然也無需市民信任,這一點世人皆知,真正給他撐腰的是也只能是中央。由於七一大遊行,導致二十三條立法失敗,時任特首董建華不但失去了香港人的信任,同時也失去了中央的信任,終於于2005年引咎辭職。這次政改,也是曾蔭權面臨的巨大挑戰。因此,作秀就算不是做給香港人看,也要做給中央看,表明曾蔭權確實爲了通過方案努力,最後不能通過,照例,是民主派的責任。


529日,曾蔭權在Letter to Hong Kong(香港家書)節目中宣佈他的行政班底將開始進行為期一個月的“起錨”(Act Now)運動。今次運動乃是曾蔭權行政班底突擊落區,深入市民,宣傳政改方案。試圖以民意對民意,反制五區公投運動。其實,曾蔭權是垂死掙扎,完全不奏效。首先,起錨運動是迫於五區公投的壓力,被迫進行的民意運動,來時已晚;其次,起錨運動沒有民意指標,五區公投運動有選票的選舉結果為證,起錨運動的結果完全憑政府一家之言,無公信力;最後,起錨運動本身就動機不純,在大街上公開說市民是“表演”,實不知哪裡有民主的誠意。最重要的是,市民根本沒有選舉權,功能組別依然大行其道,這種表面上請求一下民意的做法實無意義。


617日,在政改方案提交立會否決的一個星期前,曾蔭權和公民黨黨魁余若薇舉行關於政改的辯論。這是曾蔭權在“起錨”運動中的最後一搏。然而當晚的特首,大打官腔,完全不顯示誠意。一切民調均認為資深大律師余若薇輕鬆取勝。有趣的是,曾蔭權在垂死掙扎的時候想到了老宗主國-- 英國。試圖用英國來打壓民主派,說英國亦支持政改方案,被余若薇一句:“特首還是要說服香港市民啦。”輕鬆反駁。這次“起錨”運動,連親政府派的議員葉劉淑儀都評價說是“一敗塗地”,可見狗急跳牆的曾蔭權何等不堪。


617日,曾余辯結束之後,整個香港都在等待著方案被否決,誰也沒有想到,在接下來的短短一個星期之內,上演了香港歷史上最大的“轉軚”,即翻臉的政治事件。


2010年大事回顧系列之一:香江的怒吼 - TonyWong - MapleRipples
 


見縫插針 - 統一戰線偉大勝利


如同七一大遊行后的人大釋法一樣,特區政府不得不在這危急關頭向北京求救。唯一能改變現狀的做法就是分化民主派,挑撥離間。然而,這樣做的難度可想而知。民主派向來團結,因為民主派沒有分裂的本錢。然後民主派幾個小小政黨何德何能,竟敢和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拍板較勁呢?回顧我黨歷史,武裝鬥爭、黨的建設、統一戰線乃三大法寶。在現今的和平年代,第三個法寶尤其是戰無不勝。

2005年,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訪問大陸,國共兩黨領導人跨世紀握手,第三次國共合作開始。在我黨的統一戰線歷史上,國民黨從兩次被納入統一戰線,又兩次成為統一戰線的敵人,峰迴路轉,難以預料。1949年以來,中國國民黨一直是我黨的死敵,被視為倚仗外國勢力,和中央政府對抗,妄圖搞兩個中國、一中一台的反動政黨。然而當祖國的統一和領土完整收到威脅的時候,中國國民黨再次成為統一戰線內的夥伴。在兩黨的通力合作下,2008年,國民黨重新奪回台灣的執政權。

從國共的近期交手中可以應正一句話:沒有永遠的朋友,沒有永遠的敵人,只有永遠的利益。這次的五區公投,讓中央抓住了統一戰線的有利時機。在五區公投運動中,民主黨(Democratic Party)公開表示不會參加,雖然宣稱這隻是方式的分歧,不是路線的分歧。然而當曾蔭權僅僅邀請余若薇作為民主派的代表和其辯論時,當五區公投產生巨大社會效應是,民主黨意識到,他代表民主派的老大的地位正在逐漸消失,我黨意識到,他分化民主派的時機已經來到。在曾余辯不久后,民主黨繼續和中聯辦官員會面,中聯辦官員稱,之所以僅僅接見民主黨是因為民主黨“不支持變相公投”,用意明顯。

不久后,民主黨向中聯辦提出“一人兩票”方案,產生“超級區議員”,民主化功能組別議席,獲得中聯辦的同意,特首辦隨即同意,于23日按照預期立即付諸表决。這份所謂的“一人兩票”方案,指的是每人可投兩票,除直選的一票外,選民還可投所屬的功能組別議席和區議會議席的票。這種方案,的確比現有方案“民主化”,但是
這種方案如何能達至民主黨所爭取的普選,廢除功能組別呢?“超級功能組別”議員,怎麼可能投票支持廢除功能組別呢?得不到三分十二議員的同意,沒有辦法廢除功能組別。而且,所謂的“一人兩票”方案,根本沒有包含路線圖,沒有真正的承諾。621日,提交表决的兩天前,民主黨大會決定支持政改方案。這是我黨的統一戰線在香港的又一次偉大勝利。民主黨,背信棄義,違背了當初對選民的承諾,歷史會證明,民主黨才是香港的千古罪人。至於民主黨和中聯辦究竟達成了什麽協議,天知道。這種無恥地台下交易,出賣了08年立法會選舉民主黨的所有選民,出賣了爭取民主的香港市民。

滔天巨浪 - 香港最黑暗的一天

623日,政改方案按照預期送諸立法會表决。民主黨突然翻臉,表示支持政府的方案,決定了方案一定會獲得最後的通過。民主派其他議員最次大為震驚,而親政府派議員則狂喜不已。在整個辯論過程中,社民連聲嘶力竭;公民黨極度遺憾;聲淚俱下,感人至深。社民連的黃毓民議員痛陳民主黨5年前的高屋建瓴早已不知去向了,公民黨議員認為這樣做“難以理解”。

民主派最後使出拖延手法,要求政府給改良方案兩個禮拜的公眾討論期。然而迅速遭到否決。部份存有良心的民主黨議員,決議退黨,仍要投反對票,值得人們的敬仰。

投票結果不出懸念,議案被通過。社民連當場高呼抗議,說“今天是香港民主發展最黑暗的一天!”。

2010年大事回顧系列之一:香江的怒吼 - TonyWong - MapleRipples  Looking back on 2010: Roar of the town  香江的怒吼 - Tony Wong - MapleRipples


跛腳特首 - 一國兩制名存實亡


整個政改風雲,從頭到尾,香港政府的角色在哪裡?整個方案能夠通過,完全依靠民主黨和中聯辦的談判和交易。而特區政府完全被“虛級化”。特首絕對就是lame duck。這次事件,反映了實施了十幾年的一國兩制的名存實亡。

按照我的評介,民主黨今次走出這一步,不能不說我黨的統一戰線手法之高明。我黨在1937年長征至西北時已經消耗殆盡,國民黨要撲滅我黨,在當時來說,乃是如囊中取物一般。可是我黨卻派統戰人士潛入東北軍陣營,面對著故鄉已經淪陷,自己卻被調來和國人自相殘殺的東北軍士兵們高唱“我的家,在東北松花江上”,猶如四面楚歌一般,使得東北軍將士一個個聲淚俱下,無心再戰;又利用張學良楊虎城等人的愛國情操和與蔣介石的派系恩仇,成功地發送西安事變,在最危急的時刻,拯救了國家,更拯救了我黨。爭取民主,是香港民主派的共同目標,然而,可悲的是,中國人就是中國人,窩裡鬥乃是看家本領。民主派各政黨互相不服,理念各異,利用民主的議題,實際上是要做泛民的共主。在民主黨泛民老大的地位受到威脅的時候,我黨主動出擊,今次讓民主黨有如此大之“成績”,必將使其成為共主,讓其掉轉炮口,對準一樣是民主派的公民黨和社民連,以使其各個擊破。而當民主黨真的做了泛民共主的時候,也就是泛民消失的時候了。

董建華和司徒華曾經因為naive和膚淺兩個詞是否為一個意思在立法會發生過一次有趣的對話。董建華說天真的人很naive,膚淺的人很膚淺。但是董建華沒有說清楚誰naive,誰膚淺。回望今年發生在香港的風雲,大家應該很清楚,要總結教訓。相信任何一個政黨都是天真的,都是naive的;而任何一個政黨都是膚淺的,是爲了短期利益為可以放棄長遠目標的。作為中國人,要思考中國人的成功之道。

中國歷史上唯一的民主是台灣當局。而台灣當局民主的原因是因為大陸的壓力和美國的支持,使其不得不“脫亞入歐”。於是證明,中國人要搞民主,一定要符合兩個條件:1. 有強大的敵人和強大的外援;2. 自上而下,當權者自願放權。反過來看香港,香港幾乎沒有敵人,到處是外援。但是香港特首會自願放權嗎?答案是,香港特首沒有資格放權,因為權利不是特首的。所以董建華所說的:國家好,香港更好。實在是蘊含著耐人尋味的深意。


2010年大事回顧系列之一:香江的怒吼 - TonyWong - MapleRipples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